51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贪婪末日 > 第18章 一天两次做案

第18章 一天两次做案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你说的有些道理,但是这也是赵三炮一面之词,只凭这些通话记录不能说明和案子有关,我们目前没有充分的证据说明他和胡继成关系密切,田笛意可不是一般的人物,胡继成即使和他有着合作的关系,做得相当隐蔽,没有确凿的证据根本无法和他接触。”岳自青说。

    岳自青心里有着顾虑,胡继成在田笛意那里当过半年司机,离开时间已经不短了,赵三炮也是凭他的感觉说说而已,即使如他所说,暗地帮他收帐和摆平对手,这也是为了自身利益,但不可能用绑架这种手段,田笛意经营企业多年,称得上是老手,不可能不知道这是违法的事情。田笛意在县城是个人物,各方面是个面面通的主,不是那么轻易接触,把他惹的不高兴,会让你吃个闭门羹,再有,田笛意和胡继成合作,他们干的都是暗地里的事情,并且十分严密谨慎,不会轻易暴露,即使真的实施暴力行为讨要帐款,那些人惧怕胡继成等人报复,也不会轻易承认,没有确凿的证据,田笛意不可能承认,弄不好反倒让人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还有从目前得到的线索来分析,眼下发生的两起案子都是胡继成尤玉明二人所为,开始觉得绑架傅东天出于某种目的,似乎是受什么人指使,可是傅东天现在安然无恙,按照傅东天反映的情况,胡继成尤玉明只是为了钱才进行绑架,傅东天答应了他们的条件,便把他放了回来,不应该是受什么人指使,也就没有什么背景可谈。之后二人又再次作案,似乎也是为了金钱才和死者接触。只不过因心脏病突发而死亡,由于出了人命,致使他们惊慌失措。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,保住自己的性命。采取了焚尸手段,然后逃之夭夭,还有重要的一点,绑架傅东天得到了四十万元,那么绑架这个人会是什么样的人,人虽然死了,但是手中有没有现金,假设那个人也是个大老板。手中带有大量现金,按照胡继成尤玉明贪婪的心理,为了金钱而采取焚烧尸体,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然而这一切和田笛意根本无关,和他电话联系应该是其他之事,有可能是讨要帐款的事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得到的线索来看,我转变了自己看法。”黄丽梅说。

    这两起案件都是胡继成尤玉明二人所为,从绑架录像来看,尤玉明在前面吸引傅东天,并把他拽下车。

    conAd1();胡继成是站在后面,应该是指挥操纵者,他们是为了金钱才铤而走险。绑架傅东天时尤玉明所说的傅老板,我有事要和你说。应该指的就是钱,当时他们并不知道密码箱里有大量现金,只是觉得有重要物品才取走密码箱,这样一来,绑架案成立。

    “那第二起案件你又作如何解释?难道也是事先预谋好的,时间把握的那样准确,接连实施两起作案,这有些不现实。”岳自青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妨可以这样假设。”黄丽梅说。

    胡继成尤玉明绑架傅东天成功后。两人离开了傅东天,由于傅东天软弱。害怕丢掉性命,答应了他们的条件。不再追究他们的责任,并把现金给了他们,致使他们得意忘形,认为这钱来得太快了,可以说是天上掉个大馅饼,通过绑架傅东天,他俩从中得到了甜头。也受到了启发,受害者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,会答应他们的条件,因害怕他们报复,更不敢报案。于是又萌发了再次以此弄钱的想法,他们在某个地方遇到了这个人,看似像个大老板,身上必带有大量现金,于是被将他拦截住,向他索要现金。没想到这个人有心脏病,由于突如其来的惊吓和刺激,导致心脏病发作。然而胡继成尤玉明反倒认为这人不想给钱,是在耍赖欺骗他们,根本没有引起他俩的注意,反而更加实施恐吓,致使病情加重,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救助死亡,这是他们俩没有料到的事情,突如其来的事情把他们吓懵了,这可是件人命案,知道此事的后果。他们搜查了死者的身体,得到了现金,知道他是外地人,由于当时精神高度紧张,没有可行的处理尸体的办法,于是便采取焚烧尸体,片面认为他不是此地人,公安局难以查清他的真实身份,可事后觉得有些不妥,但已无法挽回,这必定是件人命案,公安局不会轻易放过,早晚会查出结果,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于是,两人便决定出逃。这也是由于傅东天的荒唐做法,贪生怕死,存有害怕报复心理,没有及时报案,给了他们充足的逃亡时间,以致成为现在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很有道理,可是假设死者是一个老板,那他是如何来咱们这里的?来这里干什么?如果有交通工具,那么他的车又在哪里?”岳自青问。

    conAd2();

    “途径有两种可能,这个人距咱们这里较远,一是自己开车来的,案发后,胡继成尤玉明他们把车作了处理,这个对他们来说并不难,要藏辆车是件容易的事情。二是自己乘车过来的,由于道远,开车来不如租车来更方便,现在出租车遍地都是,出行很是方便,自己开车反倒很麻烦。他独自出现在某个偏僻地方,被胡继成二人盯上。”黄丽梅说。

    “丽梅说得不错,郑队你的看法呢?你认为死者会是哪里人?”岳自青问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线索来分析,丽梅说的不无道理,似乎完全可以推翻我们原来的设想,死者应该是外地人,正如丽梅刚才说的那样。”郑万江说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人为何来这里?不可能是漫无目的,一般常理不是走亲访友,就是做生意,要是当老板的到这里来,大都是来谈生意,那么必须来找他的合伙人,并且事先约定好,那么这个人又是谁?肯定是本县及附近人,事情已经发生几天了,既然没有见面,合伙人为什么没有找他,做生意的人都知道时间重要性,不可能干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也有这种可能,他们已经见了面,谈完了生意,这个人是在回去的路上,中途遇到胡继成二人并被盯上,结果遭到如此厄运。”黄丽梅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还是有些问题。”郑万江说。

    不论是走亲访友还是来做生意,家人和被联系人突然间没有了联系,并不知去向,不论是谁,肯定会相互联系,打听他的下落,人失踪了,尤其是家人不可能没有反应,他们会立即四处寻找此人的下落,可是现在并没得到失踪者的相关信息,这也正是最大的疑点之处,要解开这些疑点,知道死者的身份,唯一的途径是抓到胡继成尤玉明。他们搜过死者的身,会知道死者的身份,因为出远门的人不可能不带有效证件,只是证件被他们销毁了。

    “那样,我们还不是又回到了现在的思路,经过这两天的调查,可以说没有他俩的下落的线索,难道他们躲得地方真是那么严密,事先一点口风都没有泄露。

    conAd3();”岳自青说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犯罪分子都是傻瓜,会把自己想法透露,那样早被我们抓住了,何况现在交通通信这么发达,可以说刚才还在这里说话,几个小时之后就到了千里之外,人海茫茫要抓他们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不过他们毕竟是做贼心虚,不敢公开露面,但是不可能总是这么躲藏,他们都是吃喝嫖赌的主,耐不住寂寞,一定会出来活动,这正是他们的薄弱点,口袋装兔子,他们跑不了,抓住他们只是时间的问题。”郑万江说。

    “对,只要我们把网撒开,牢牢地将他们罩住,任何罪犯都跑不了,俗话说得好,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狐狸再狡猾也会落出它的尾巴,罪犯不可能做得天衣无缝,必定有纰漏之处,抓住他们的弱点,迟早会落网。”马勇生进来说。

    “马局,通过我们这两天的调查,可以说没有太大有价值的线索,连嫌疑人的下落都不知道。”岳自青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功劳不小,至少找到了案犯嫌疑人是谁,案发时间并不长,能做到这一点很是不易,可以说是功劳大大地。”马勇生鼓励地说。

    案发已经两天,这几个人可以说没有真正好好休息一会儿,整日为案子而奔波不停,他体贴手下的心苦甘苦。这个案子貌似不是很复杂,但他隐约感到案子不是向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,嫌疑人竟然一天两次做案,并采用同一手段,可以说是胆大妄为肆无忌惮猖狂无比,实在有些不可思议,从案发到处理尸体,乃至最后潜逃,可以看出作案者的思路有条不紊,不同凡响,不然不会如此迅速销声匿迹,难道他的背后真的会隐藏着什么,马勇生也陷入了沉思。未完待续

    ...

    PrintChapterError();

    ←→

    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